妇产科揭秘:孩子可能不是你亲生的

喜当爹的屌丝接盘侠注意了,这是来自儿科医生的忠告,你的另一半有多少秘密你可能还不知道!干了几年新生儿科医生,开始的时候还天真的以为,大概见到的都是那些刚出生的天真无邪的小BABY,天天肯定欢乐无比,干了这么几年才发现,我还是图样图森破,BABY父母的那些事还真是让人纠结。本吊不是高帅富,好歹有个女神护着,但现在都快有心理阴影了,发几贴发泄一下,说说平常不敢说的事。

常翻产妇保健本

本吊在ICU工作,就是刚出生的有问题的BABY,或者有潜在问题的BABY,都要送进来护着,封闭的科室。家长嘛,就在窗口办个手续,我们在窗口问病史,不免要问到很多私人的东西,就是这样的过程就够斗智斗勇的了。

首先问你老婆孕几产几啊?妈妈刚生完,一般都是爸爸来办手续,很多人都肯定的回答:“第一次怀孕,第一个小孩”。哎,其实你缴费前我就看过产科病例了,孕3产1,你老婆之前打过2次,你不知道吧,当然我是在心里说的。

你问我为什么产科知道?因为一般女人发现自己怀孕,刚开始的时候,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,所以保健本建立的时候就和产科医师实话实说了,没想到分娩时还要提这茬。教了广大吊丝一招吧,怀孕女人的保健本一定要认真翻翻呀……最好和产科医师沟通的时候,自己也在场观察一下女人的神色有没有不对。

医生和你老婆一伙的

有时候刚出生的宝宝一切正常,但是也要转到我们科室,为什么呢,因为妈妈有MeiDu病史(好恶心),对,就是电线杆上常贴着广告治的那种,小孩子也要转上来检查、观察,大部分妈妈经过规范治疗的小孩都没什么问题,不需要用青霉素,就在我们科室观察个1-2天就行了。

但是问题来了,很多爸爸却不知道妈妈有MD,逼着你医生问,为什么转来?为什么转来?哎,本着保护妈妈的原则(为什么保护那个黑病木耳?因为产妇在这时是弱势……),如果妈妈没说要告诉爸爸或者明确要求保密,我们可千万不敢透露,要不引起别人家庭纠纷不说,还容易惹官司上身。

就对爸爸说,哎,那个……呃……因为……就是……那个……妈妈在病房咳嗽了两声,你没听到,我们观察到了,怕宝宝有感染,转上来观察下,化验下。一般爸爸刚当爹激动有余,也就没多想了。所以,再教广大吊丝一招,如果妈妈没有产前发热啊,特别的什么病啊,小孩子出生又健康,转上来,医生也含糊不清,八成是妈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哦。

过了两天,化验结果出来了,宝宝正常,皆大欢喜,赶快通知出院,留越久,爸爸疑心越大哦!

查血型验明真身

不过有的比较理性的人过了那个当爹的激动劲,要求看下化验了什么,到底有什么问题,麻烦了,化验单可不能造假,广大吊丝门注意,TPPA RPR 这两个缩写,就是化验MD的指标!你说医生怎么回答?“感染指标,说了你也不懂……”(真不是我不耐烦……)

众所周知,血型+血型得到的血型是有一定规律的,有很大几率能初步判断是否喜当爹。鉴于广大吊丝有硬伤,我还是科普一下吧。

A+B=A或者B或者AB或者O

A+O=A或者O,不可能有B和AB

B+O=B或者O,不可能有A和AB

A+AB=A或者B或者AB,不可能有O

B+AB同上

O+O=O,不能有别的

AB+O=A或者B,不可能有AB或者O

有一天中午值班,本吊正在抢救,忽然产科一个电话打上来,要我到产科母婴室去安抚一下家长,当时我就毛了,产科的医师都在凉快呢,老子这里正忙着,不过转念一想,说不定是个小美女,去安抚一下算了。

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去,只看病房里病床上还真躺着个小美女,周围站了5-6个人高马大的穿迷彩服的军人,还有一个当兵的和一个穿便装的男人坐在旁边。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宁静,我的心都提到嗓子口了,马上举手准备抱头,忽然辨别出不是惨叫,是小孩哭了……

手已经举起来了,这么放下去多没面子……好在本吊脖子上挂了个听诊器,嗯……顺势摘下,定了定神,再次发力,“人太多了,这里不是病人家属的男同志不能进来的”,然后平头兵使了个颜色,几个站着的应该是手下散到门口去了,平头兵口里念了句脏话,慢慢起身走过来关上门。

平头兵终于关门见山了,问到:“我老婆是O型,我也是O型,你们医院给我小孩测得血型是B型!”嗯,看来我猜的八九不离十了,这事常碰到,所以我也就按常规手段处理,回答:“你自己没记错吧,要不你和宝宝都再化验下?”“老子刚才已经确认过了!”操,这帮产科的护士也不告诉我一下。这时我看了看分头男,明显开始发抖了。当兵的又说:“医生,我就想你明确的告诉我,这小孩是不是我的?”

我靠,这问题太明显了,但是本着“医生不说绝对话”的原则,留条后路,看分头男情况不妙,也稍微保护下,免得血溅当场也不好,我说:“到底是不是,去做鉴定,单凭血型,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。”平头兵急了,指着旁边的分头男:“他是B型的,就是他的”。

分头男还是不说话,平头兵揪着他领子拎他起来,想动手,小美女发话了,“行了行了,孩子都已经生了”,平头男停下,“老子出任务半年,你们有几次?”千不该啊万不该,大概分头低着头没注意在问女的,自己答个话,“就一次”,一脚蹬飞了,“日,你比老子打枪还准啊!”

接着门口几个当兵的听着动静进来了,然后把我挤到一边,接下去场面我就不描述了,直到医院保安来,才勉强劝住。我惊魂未定的离开时,见到产科医师在办公室偷笑,干,说去出手术了,难搞的让我来。

上面这是发现了的,只是少数,还有更多更多都是爸爸没发现的,我们科室平均每天进十几个小婴儿,一个月下来就有一个到两个和爸爸血型不符合的,几率也算是蛮高了啊,各位吊死要警惕,一定要亲眼看看小孩保健本的血型啊。

记准老婆的怀孕周期

怀孕这件事嘛,是喜事,但是时间太长,到了后期很容易记错日子的,尤其是万事不关心的吊丝,千万不要听着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,十月怀胎,十月怀胎,40周,在37-42周波动都是允许的。

我见过一个吊丝,在产房里急啊,怎么办,怎么办,孩子才35周,早产啊,会不会有问题啊,有没有危险啊?哎,不忍心告诉你真相啊,你产床上的老婆,产检就知道估了39周了!嗯,果然,生出来个大胖小子,足足7斤,一看老鸟的样子就是39-40周的足月儿,这种事绝不在少数啊,难道各个都记错日子了?

这种假早产的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呢?喜闻乐见吧(请脑补)。

她说夏天喝啤酒喝的啤酒肚

想起来一件特别搞笑的事情,对话内容绝对真实。

一天本吊值夜班,一夜平安无事,忽然早上六点左右一声铃响,F……k,又收病人,这个点儿正困着呢。看见窗口一男一女,男的还挺非主流,年轻人,旁边的女的年纪挺大,是非主流的妈,手里端着一块破布,看他们好像没什么急事,我还不紧不慢的问,怎么?谁知到破布一摊开,里面一个小小小小的婴儿,估计就1500-1800g,我靠,肤色都紫灰紫灰的了,还活着吗?赶快抱进来抢救。

忙七忙八等稳定了,我就到窗口了解下大人情况,直接开口:“是你的小孩啊?很危险啊!”非主流说:“是我老婆的小孩。”我心想你废话那么多,是就是,还你老婆的小孩。我又问:“早产啊,怀孕几个月生的?”

“不知道!”

当时我就毛了,你老婆怀几个月你不知道啊?天天打DOTA去了吧?

“我看胎龄评估顶多有32-33周的样子,差不多8个月,体重才1700,在家生的啊?怎么断的脐带?”嘴里跟着念了一句:“也不早点准备点。”

哪知道非主流一听,也毛了,“我都不知道她要生。”我哭笑不得啊,“你老婆怀了8个月要生孩子你不知道?”非主流说:“我认识她才不到半年”。我瞬间崩溃“不会吧,那八个月大肚子你不知道啊?”

这时非主流说了一句我怎么也难以忘怀的话:“她说夏天喝啤酒喝的啤酒肚。”

……

干干干,你还真信了!哎,后来本来这两人还想,既然抱来了就治吧,不过听说要好多钱医,预后也不确定,犹豫了很久还是放弃抱回家了,估计养不活。

听那意思还是4个人一起玩的

十四岁以下的产妇倒是真没碰到过,不过十五岁的碰到过一个,十六岁以上的就比较多点了,再稍微大点的,估计去妇产流产的比较多,小孩子不懂事,不敢去流产就瞒着瞒着,瞒不住了就生下来。

那个十五岁的倒是勇敢啊,半夜肚子疼来医院,还是个好心的哥送来的,不过怕惹麻烦,挂了号就走了,一检查,宫口开全了,要早产,马上上产床,喊我去守着,我到了产房还看见她不忘电话通知老公来,当时我翻着病例就想,你TM15岁哪来老公啊,要是十四岁,我立马报警。

生产很顺利,BABY虽然小点也算比较有活力,没什么大碍,剩下的事情就是转到新生儿科护着,等她老公来办手续。

左等右等,站等坐等,我都快要睡着去了,终于来了好嘛,3个穿着校服的骚年出现了……

目测中学生,估计还是跳墙头出来的。我问,谁是小孩爸爸,三个人面面相觑啊。还是一个勇敢点的少年说,我来办手续,我说你不是爸爸就不能办,你是吗?

他说算是吧……

我突然想起来,靠,你是爸爸也不能办啊,你自己都未成年,怎么当监护人啊……我当即要求,你还是喊宝宝爷爷一起来办吧……

这一要求不要紧,三个人开始打太极了,“不是我的,我去买的套子”、“你跟同学说你是她男朋友的”、“那天我没弄在里面”、“谁知道你们两个还有多少回啊”……

日啊,没完没了起来了,最后谁都不签,我没办法,坐在旁边等急了,说先去交个手续费,我好电脑里面建病历啊。问我多少钱,我知道他们没钱,就说的少点,交个一两百也行,后面再补。三个人掏出兜里的票子,一凑,五十块不到。

我……行了行了,先去交吧。

最后还是一个长的高点帅点的男生签了字,办好手续,天都亮了。

走得时候,我还千叮嘱万叮嘱,你们两个都未成年,要么通知女方家长过来,要么你叫你爸妈过来,这不是个小事。

然后我就离开窗口,走得时候听到他们三个还在外面吵吵,争吵谁该喜当爹,听那意思还是4个人一起玩的,我那个囧啊,瞬间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果不其然,第二天,其实也就是我下夜班当天,男女双方家长都没有消息,女方也是闭口不谈家里,电话不给,住址不给,只说自己是个网吧打工的,男的也是,由于国情,那三个校服男的校服都是运动服,也没印学校名字,大家都束手无策啊。

第三天,终于有家长现身了,是签字男的老爹,但是不是来交钱的,是来声明签的字和他儿子无关,孩子不是他孙子,还去产科指着少女的鼻子骂,其他两男就更没现身了。本来女孩还心情挺不错的,没把生孩子当回事,这一下懵了,哭个不停,谁都劝不住了。

第四天,产妇恢复,可以出院了,钱也没着落,欠着吧……孩子呢,她坚持要自己抱走,哎,估计也养不活……

后来过了不久,和实习小护士聊天时候听说,那女孩和男生其实是同学,不是什么打工的,父母离婚跟姨妈住,没人管,等等,说她自己也不知道谁是孩子爹,这次对男人算是死心了,孩子自生自灭吧,去外地打工找个老实人过日子去(自己不洁身自好啊,老实人又中枪)。

有些事我不想我老公知道

仍然是漂亮女人,还是个什么少数民族,已婚,白富美。又是血型暴露了,和爸爸血型不符合。

出于保护妈妈的原则(恨啊),也给自己是不是检验错误留条后路,打电话给妈妈(产妇都不方便走动)。

“说话方便吗?问点私人事情。”

“嗯,怎么?”

“你的血型,你爱人的血型确定吗?”

白富美显然嗅到了什么味道,电话里沉默了,这时候我的心里就放下了一大半了,看来里面有文章,不是化验错误。那女人居然要求当面谈谈,挺主动的嘛。

到了谈话室,她先开口了:有些事我不想我老公知道,希望医院能保密。我说,既然有要求,那我们肯定不会故意去向你爱人说的,这你放心好了。不过你孩子化验过血型,我们知道这个事情,你还是得签个字给我,证明是你要求的,日后免得纠纷(医院就是这样,不知道是你的错,知道了不说还是你的错,知道了,说出来了,你还是有错,我们也要规避风险啊)。

有很多爸爸搞不清自己的血型,我们就记录“不详”,这样子一算,其实没发现的问题还更多。各位吊丝要记住自己的血型和老婆的血型啊!

我看女的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,就顺势问了句,他爸爸没什么特别的病吧(其实我是想八卦他爸爸是什么样的人,职业习惯开口就是病)?她说没听说,不过五十多岁了,多多少少估计都有点问题。

我一听,妈呀,五十多岁,你也就三十来岁啊。

我表示惊讶,怎么会这样呢?

女人说结婚前就和这个五十多的在一起一段时间,那个老头有两个女儿,自己又想要个儿子,老婆又生不了,所以总是和自己在一起,当时也没怀上,不过总归是要嫁人的(老实人又中枪?),结婚以后还有些联系,谁知道怀上了,现在才知道不是老公的,也很后悔。

唏嘘啊,这世界上的女人到底有多少秘密男人不知道啊。

看着那朵男纸抱着“自己的”孩子出院时幸福的表情……男欢女默,我在心里告诉自己,喜当爹也是喜啊。

HIV也敢闹着玩

说起检验,我想起来一个小爱的事情,小爱就是小艾,就是那个红丝带那个病。仍然是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人,二十岁的尾巴上,不到三十,小孩因为母亲产前发热转入我科观察,产前发热倒不是大问题,问题是妈妈既往史HIV感染,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小孩了。尤其是护士,护理、打针、抽血什么的很危险,搞的自己染上就说不清了。

小孩的爸爸不在身边,据说正坐飞机赶回来,是妈妈方得父母来办手续的。叔叔和阿姨一看就是文化人,穿着打扮可讲究了,气质也很不错,和平常多见的HIV的患者或家属不同。

保险起见,按常规出牌,张口就问,知道小孩为什么转上来吗?这是万能起手式,如果他们说知道,你就顺势接下去,如果他们说不知道,你就随便乱忽悠下什么产前发热的危险性。

叔叔阿姨说,知道,刚才发烧呢,而且她有HIV,母婴阻断的药我们都拿来了。

我一看,呵,挺专业嘛,不用我费神了。

接着就是常规问下病史什么的,问到,怎么感染HIV的?父母脸一低,年轻人爱玩嘛,也不知道怎么来的。

家里有什么别人有HIV没?没有。

输血,外伤?没有。

有没有吸毒史?这个绝对没有。

好嘛,HIV传播三途径,排除了母婴和血液,剩下一个就是:黑木耳。

明显看出来二老有些不好意思,我也就没再追下去,代理签了字,还要拿个委托书给小孩爸爸签字,二老有点慌神了,忙说,他现在不在。我说知道,等来了签,你不是说正赶来吗?二老又说,我们签了就行了嘛。

我知道事有蹊跷了,我说这委托书上什么也没写,意思就是他表示委托你们办手续。

二老这才对视一眼,和我说,那你们一定要保密啊,我女儿的病他不知道的呀。

我……干……HIV都不给知道……死都不知道怎么死……

好嘛,你们又要求了,不多说,签字(解释略)。我说HIV这不是感冒、发烧啊,感染了很麻烦的,你们不让他知道这样夫妻生活危险的哦。

阿姨先忍不住哭起来了,我们对女儿管教的不好,贪玩,后来得了病,她也知道错了,心也收起来了,就说了个亲,那男的对她可好了,后来也一直吃药,病情比较平稳,HIV感染也没进展成艾,就跟男方说了,结果马上就离婚了,当时怀的孩子也打掉了。

我心想废话,除了D8的吊丝们,谁还有那么博大的胸怀可以接受这样的欺骗。可是D8的吊丝是你女儿这样的白富美看的上的吗?

阿姨继续说,这不去年又结的婚,这次可不敢再让他知道了。我女儿也命苦啊,拜托你们了。

行了行了,我强忍着情绪,想想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被欺骗的一线同志,实在是同情不起来这个病黑木耳。

宝宝住院期间,他爸爸也确实给我打过几个电话询问病情,我也只能含糊其辞,没什么大问题,定期复查吧,我已经交待她妈妈了,具体你们自己家沟通下吧,爸爸也很客气,不停的感谢我,看来还沉浸在得子的喜悦中。一家人来办孩子的出院,爸爸笑开了花,妈妈挽着他的手也一脸幸福,叔叔阿姨似乎是感激的对我点头道别,我也只能报以微笑,不说话。

夫妻俩看来都有秘密啊

有一个妈妈是梅毒,爸爸来给小孩办手续,我就问,知不知道妈妈有什么病没有?

爸爸说,不知道,我又问,你有什么特别的没?(都是常规要问的)爸爸小声跟我说,我有梅毒,治疗过,不会影响小孩吧?

我说,不会,妈妈有才可能会。他说,那我就放心了,你别告诉他妈妈啊。哎,这夫妻俩看来都有秘密啊。

还有一次问一个爸爸,爸爸说知道妈妈又有艾,又有梅,然后声明自己没有。我就问,知不知道她怎么感染的?他说:“她跟我说是去游泳的时候身上有伤口感染的”。

不管你信没信,反正我信了……

来源:互联网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无限小站微信公众号
分享最新日系偶像资讯、原创写真集评论、影评书评!
微信号【wuxianxiancom】,12000人已上车
5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1. 作者的LP估计是第N胎,绿帽子带了一打,跑来泄愤来了

    • 有道理。

  2. 哎我去,要不要这么吊......

  3. 我擦。。。。怕了

    • 这篇文章娱乐成分居多,权当一笑,没必要完全当真。
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